最新主机游戏排行榜: 文學真的邊緣化了嗎

2019-5-27 20:10
8670
招聘各科兼職寫手 稿費周結
寫手這家公眾號
“所謂文學邊緣化,實質是文學傳播媒介的轉移?;チ陀笆?、游戲的發展,讓大眾看到更快速、可欲的消遣渠道。比起紙書,視頻對快感的激發更加便捷,人們看一本書或許要花上一天,但看一個視頻,幾十秒或一個半小時就足矣,過去尋常百姓看書找故事,現在一部兩個小時的電影就能呈現出跌宕起伏的故事,一盤游戲,它的炫目和刺激,也絕非紙書可比擬,所以紙質書的消遣功能不可避免被分散了,這不是大眾不再關心文學,而是文學參與到人們生活的方式發生了變化;承載它的媒介正快速分化和變革?!?br /> 5B2DDC5CD70B2C48A9526176CCFE4A80B8180621_w600_h307.jpg
前不久和一位雜志社的編輯老師電話聊天,從小說的修改談到“文學在今天”。起因是筆者投了一篇文學評論,論述“當下的文學為何難以成為公共記憶”,其中的部分表述,沿用了自世紀初以來“文學邊緣化”的傳統論調,但編輯老師質疑這種論調,他提出的問題是:文學真的邊緣化了嗎?

主張文學邊緣化的人,喜歡把八十年代和當下作對比,援引雜志銷量、文學作品傳播度、作家在社會各個階層的接受程度、知識分子和學者的表述等數據或言論,得出文學自八十年代到現在步步邊緣化的結論。編輯老師也提到:八十年代他所供職的雜志社,一本雜志能賣到七八十萬冊,現在只有一兩千冊,巨大的差異,讓他的一些同行發出“今不如昔”的感慨。紙媒銷量的下滑,在今天已經是不爭的事實,不只是文學雜志,報紙、大眾刊物等,或是“死于昨日”,或是走上新媒體轉型之路,比如《收獲》《人民文學》《上海文學》等文學雜志,都創建了自己的公眾號甚至APP。

另一個與此相似的,就是嚴肅小說、詩歌銷量的下滑?!恫憑北ā返摹兌槐駒又競鴕桓鍪貝募且洹分興檔劍喊聳甏啊妒反臃⑿?2萬到14萬,直到高峰時的55萬,這對于詩歌刊物來說,是非常不正常的現象?!蹦鞘焙蚴?、小說家就是大眾偶像,年輕人幻想通過文學改變命運,比如余華,本來是個牙醫,后來寫小說成了,就專職寫作,憑借《活著》《許三觀賣血記》成為暢銷作家。

從這些數據、言論中,既有的成見被佐證,也就是文學邊緣化。但如果把時間線延長呢?如果起點不是八十年代,而是新中國成立、民國成立甚至更早以前呢?或許象征文學作品傳播度的那條迅速下滑的線條,就會變成波浪線、上升曲線或者其他什么線條。

民國時期的文學,在知識分子的經典表述中同樣是一個輝煌的年代,因為魯迅、沈從文、張愛玲、周作人、錢鍾書、林語堂等一個個光輝的名字,還有“新文化運動”中關于白話文學普及的表述,歷史被披上粉紅色的光暈,建構出文學的高峰,但仔細一想,知識分子的回憶和真正的歷史現場是否吻合呢?在一個成年人識字率不到40%(學界說法不一,5%到30%的說法都有,因為那時候的人口統計很困難,但共識是不超過40%,作為對比,清末民初,成年人識字率約為10%左右,1982年全國人口普查,成年人識字率68%,參考《南京政府初期的“青年問題”:從國民識字率角度的一個分析》)的年代,鼓吹文學精英的成就、渲染作家、知識分子對社會的影響力,當中是否存在群體對自我的美化?

畢竟,即便是在歷史建構中名聲大噪的《新青年》,1919年的最高印數也才“一萬五六千份”,在被蔡元培扶持前甚至不到2000冊。當時銷量最好的作品也絕不是嚴肅文學,而是張恨水等作家創作的通俗小說,據說每當有張恨水的新書上市,魯迅的母親就回去讀,以至于魯迅寫信道:“母親大人膝下敬稟者,三日前曾買《金粉世家》一部十二本,又《美人恩》一部三本,皆張恨水作......”

嚴肅文學遇冷,通俗小說流行,這和今天的情況是一樣的,所不同的是:作家和知識分子的話語權被稀釋了,文學的傳播媒介也從紙張分流到網絡社區、影視、短視頻、游戲等媒介。像《芳華》這樣改編自文學作品的電影,它和民國時人們看的《金粉世家》,功用是一致的,那就是大眾的文學消遣。一些知識分子期望文學能承載思想、啟蒙國民,但對大眾來說,文學主要是釋放情感的窗口,或者找樂子的途徑(比如看黃書、聽故事)。

所以,向往崇高的讀者要失望的是:嚴肅文學不流行才是歷史的常態,而不是我們這個時代精神墮落的表征。八十年代的文學熱是多重因素作用下的特例,那個年代大眾對文學的著迷與其說是因為文學本身,不如說是一種如饑似渴心態的推動。就像被關了很久的孩子突然重獲光明,他會迫不及待瀏覽窗外的世界。在那個互聯網尚未發達、影視和游戲也沒有傳入千萬家的十年,紙書是大眾最主要的精神消遣,他們在里面看到西方小資的愛情故事,也看到大觀園里的癡癡兒女,對過去的找補、對未來的向往,啟蒙、獵奇、娛樂等多種功能都被文學所承載,但那注定是短暫的。


所謂文學邊緣化,實質是文學傳播媒介的轉移?;チ陀笆?、游戲的發展,讓大眾看到更快速、可欲的消遣渠道。比起紙書,視頻對快感的激發更加便捷,人們看一本書或許要花上一天,但看一個視頻,幾十秒或一個半小時就足矣,過去尋常百姓看書找故事,現在一部兩個小時的電影就能呈現出跌宕起伏的故事,一盤游戲,它的炫目和刺激,也絕非紙書可比擬,所以紙質書的消遣功能不可避免被分散了,這不是大眾不再關心文學,而是文學參與到人們生活的方式發生了變化;承載它的媒介正快速分化和變革。

到最后,紙質書承載的文學影響會越來越小,但文學本身仍在,它通過電影、游戲、電子媒體等新媒介傳遞給大眾。而在現行的文化工業生產中,文學的生產也早已和技術升級緊密結合,一部文藝電影需要富有文學性的劇本支撐,游戲的世界里,也可以承載深刻的命題,當文字與其他媒介混合,文字本身充當著那個創造源頭,新媒介則幫助它傳播。


所以,與其說這是一個文學衰亡的年代,不如說我們這代人處在一個媒介革命的時期,文學如何找到適合它的傳播語言,再次成為問題。從影響力上來看,嚴肅文學在如今看起來失寵了,我們能輕易得出結論,指責讀者的膚淺,批評他們躲避深刻,但轉換從讀者的角度講,如果你提供的東西并不能擊中我,你的精神消遣作用甚至不如電影、游戲,我為什么要給你買單呢?

在讀者注意力被爆炸化的媒介分散的今天,嚴肅文學的受眾的確被稀釋,但它失寵的更深入的原因,是它無法呼應讀者內心的精神困惑,它的敘述和它對這個時代的文學性解讀,還不足以打動讀者,更多時候作者只是在用專業的技巧講一個隔靴撓癢的故事,或者用陳舊的語言重復著對前人的模仿,今天的寫作這有比前輩做得更出色,現實主義拼不過巴爾扎克,現代主義置身于喬伊斯的陰影下,談宗教、家族也總是充當著陀思妥耶夫斯基、托爾斯泰、曹雪芹的學徒,偶然看到個魔幻現實主義、后現代,玩弄新潮的敘述語言,但如若講述的內容不具備深厚的精神力量,敘述再新也只是變戲法,耐不住時間檢驗。來源:鳳凰網文

TA的其他文章
分享到 :
0 人收藏
這家伙很懶,沒有簽名
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| 立即注冊

本版積分規則

關閉

寫手推薦上一條 /1 下一條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 © 2001-2018 国产主机游戏排行榜

返回頂部